中式恐怖游戏迎来文艺复兴,它做对了什么

苏于涵

苏于涵

· 11月18日

让恐惧占据你的心理阴影面积

让恐惧占据你的心理阴影面积

这两年随着《纸人》《烟火》等恐怖游戏蹿红,市面上掀起了一股中式恐怖热潮。

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市面上中式恐怖黑马非《纸嫁衣3》莫属。部分玩家甚至猜想,中式恐怖游戏可能由此迎来文艺复兴。

大致上,"中式”恐怖游戏绕不开几大核心元素,像冥婚、古宅、红灯笼、纸钱、纸人、棺材等。

当我们深入探究东方的恐怖元素,不难发现这些元素是源于我们对鬼神的未知,进而产生的民俗文化。

像是祭拜鬼神的符纸、纸扎的金童玉女、可以起死回生的邪恶咒术等。

"中式”恐怖是利用上述玩家熟悉的核心元素、场景以及民俗内涵强化玩家代入感。只有中国人更知道怎么吓中国人。

相较于中式恐怖游戏,西方恐怖游戏常用Jump Scare来吓人。简单来说,就是透过画面突然出现鬼怪或是突然放大声音,带来恐惧效果。

可中式恐怖最为致命的是后劲,让你细思极恐、让你的心理阴影面积逐渐扩大。

“真的吓到我了”

如果聊完中式恐怖还没有让你产生代入感,那么《纸人2》这款游戏一定会让你吓到发怵。

提到中式恐怖游戏,不得不提到《纸人》系列。

《纸人》系列游戏是由荔枝文化负责开发。

在该工作室首部作品《纸人1》中,玩家扮演父亲杨明远。故事开头,杨明远于开车载女儿回家的过程中遭遇车祸,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困于清朝末期的幽森古宅里。

玩家透过杨明远,探索废弃的殷宅,寻找女儿及逃出离殷府的出路。

在续作《纸人2》中,玩家继续操控杨明远,继续探索偌大的古宅-殷府的二楼、三楼地图。同时,玩家在探索过程中能够深入了解故事中角色的心境,也能更加了解整个故事的架构。

像是陈妈为何下硃砂害死夫人、画匠为何不怀好意的怂恿夫人使用邪术、夫人為何对于失去孩子如此难以忘怀,以致最终成為怨魂、老爷在面临抉择时表现得无可奈何。

如果说《纸人2》的剧情足以让玩家心底发毛,那么《纸人2》的画面更能加深玩家的恐惧。

在画面上,《纸人2》中殷宅的建模极具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精美的戏班玩偶、散落各地的冥纸、腥红的咒术阵法、唯一能带来安祥的佛像等。这些都让玩家一边沉浸于古宅中,一边恐惧于视觉感官带来的刺激。

当玩家们在阴森的两层地图上探索时,会出现三种吓人的节点。它们分別是JUMPSCARE、开门杀以及开箱杀。

例如突然破窗而出的黑影、开启箱子时弹出的戏偶、躲在门后追杀玩家的鬼魂。

这是恐怖游戏常见的吓人方式,可《纸人2》真正的可怖之处在于写实的场景和熟悉的人物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它还会让玩家经历故事中人物死前的无力感。例如戏班死前的掙扎画面。

不过最让玩家心底发毛的要数在古宅中行走时偶尔听到的哀凄京戏唱腔。如果不小心推开门,吱吱嘎嘎的声音可能会让玩家汗毛竖起。

当玩家逃命似地躲进柜子里,在昏暗的场景中,一边听着鬼魂游走的脚步声,一边透过缝隙等待鬼魂散去。不得不说,《纸人》系列在音效方面把握得非常到位。

转角遇到爱不用躲,要正面刚

对于恐怖游戏来说,吓人的剧情、让玩家感到压迫的气氛、惊悚的画面是游戏的主要核心。

笔者除被精彩的剧情及恐怖的画面吸引之外,《纸人2》新增新颖的玩法也让笔者耳目一新。即玩家遇到怨魂鬼怪时,打不赢可以跑,跑不过还可以杀。

能跑多远,能杀多少,取决于玩家操作手速,也离不开游戏开始前选定的难度模式。它分为简单、普通、噩梦三个难度。不同的难度等级会决定资源的丰富度及鬼怪的攻击欲。

在《纸人2》中,玩家在遇见鬼怪攻击时可选择逃脱躲藏到柜子中,也可选择正面硬刚。

正面开战少了武器装备。玩家可通过搜集道具获得金刚橛以及火枪。金刚橛可用来超度鬼魂,也可格挡鬼魂攻击。

由于boss都有瞬移技能,要使用格挡搭配火枪击败难度太高,大多数玩家还是会以火枪攻击为主。

上述武器混合搭配,让QTE的战斗设计大幅增加了玩家操控游戏时的带入感。

战斗玩法让《纸人2》别具一格。遵循恐怖游戏常规配置,它也提供搜集道具及解谜玩法。

整体來說,该作解谜难度偏高,例如在镜花缘房间中,透过镜子与镜子的交互传送,撕掉黄纸才能回到现实。

在解谜的同时,也需要玩家在地图各处搜集道具。不过很多玩家会在偌大的古宅中迷路,绕着绕着会忘记自己要通往的下一步在哪里。

大体上,玩家通关需耗时5-6小时。由于解谜难度高,需要花费不少心力,加上缺少谜题提示,有时候也会让玩家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完成游戏。

因此,对于缺乏耐心的玩家,《纸人2》很可能会让你产生放弃的念头。

在这里,笔者想推荐《纸人2》给喜欢难度较大、有耐心探索、喜欢东方恐怖元素又嗜好重口味的恐怖游戏玩家。

中式恐怖游戏有多香,你可能并不清楚

《纸人》系列能够一炮而红,原因在于该系列塑造重点完全以中式元素为主。透过中国玩家们最熟悉的情境、场景来达到共情。

在恐怖游戏中,最可怕的不是出现鬼魂,而是人性对于未知的恐惧。

当玩家看着红灯笼变成绿色,明知这是暗示鬼魂的到来,仍会感到恐惧。这主要是由于玩家不知道下一秒鬼魂会从哪里出现。或是当玩家被突如其来的音效或鬼脸吓时,心跳可能当场漏了一拍甚至不小心爆粗口。

一般情况下,大部分恐怖游戏都能带来上述感官体验。以往,国内流行的都是丧尸、变异的怪物作为惊吓玩家的基础方向。这对玩家来说,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惊吓。

如果厂商一昧地追求惊吓玩家,只会让他们产生感官疲乏。就像看流水线网红看久了也会无感。

久而久之,玩家宁愿当云玩家,也不愿意亲自体验游戏。

中式恐怖带来的不只是气氛上的压抑感,而是能让玩家回味过来后的毛骨悚然。要知道,中国文化特色对于玩家们来说相当熟悉,而越是熟悉越能强化代入感。

外加上熟悉的文化更能放大我们的想像,当我们开始想像,就已经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可能不少玩家跟笔者有同样的感触,每当看完恐怖片后,会在闭上眼时想像会不会正有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会不会花洒滴落的是血水而非清水。

我们会对古宅中的符咒感到恐惧,是因为我们会想像它不单纯只是一张纸,可能是镇压着什么恶灵。

整体来说,东方恐怖元素完美结合了代入和想像,带有中国文化色彩的恐怖游戏既亲民、又恐怖。

《纸人2》作为续作表现可以说是可圈可点。

剧情耐人寻味,画面及音效营造出的恐怖氛围十分浓厚。新玩法也让玩家体验到射击鬼怪求生存的快感。

我们期待着陆续面向市场的国产中式恐怖游戏,能直面我们心底最熟悉的恐惧。

本文系作者苏于涵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