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云”端8年后,前华为云互动娱乐总经理All In云原生实时3D引擎

桂志伟

桂志伟

· 6月15日

他们想要做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

三年时间,且长且短。三年时间,云游戏从概念落地为应用场景,趟出了一条可持续高速增长的发展路径。

据中国信通院《全球云游戏产业深度观察及趋势研判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云游戏月活达到6220万人,同比增长64.1%,市场收入规模同比增长93.3%至40.6亿元。预计到2025年,两项指标将分别达到2.5亿人,342.8亿元。

在发展路径上,2021年-2023年,云游戏产业将进入“云化”到“云原生”的重要过渡阶段。与此同时,在元宇宙概念和数字经济的催化下,云游戏核心技术有望再次突破,而“云原生”或也将成为行业市场爆发的引信。

面向未来构建当下,需要的不仅仅是内容、模式的变化,更需要云边高算力、AI、分布式渲染和引擎等去做底层技术支撑。

北京松应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北京松应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在云计算行业摸爬滚打八年后,聂凯旋也看到当前行业正处在变革的风口。他认为,现在行业缺乏基于云端的3D内容实时生产平台,而云游戏多年积累为基于云-边-端渲染创造了机会。

如果将云端与3D内容实时生产平台结合起来,或许能够走出一条差异化道路,提供更好的服务与体验。

而这正是聂凯旋现在想要去突破的方向,也是他创建松应科技的目标—— 云原生实时3D引擎。

 

云原生实时3D引擎的潜力点

突破与创新,既有价值也有挑战。

2021年11月,聂凯旋创办了北京松应科技有限公司。在官方介绍中,这是一家实时3D数字内容创作引擎技术研发商和服务商,面向游戏文娱、工业制造、数字孪生、仿真模拟和增强/虚拟现实等,提供一体化图形解决方案。

“我们主攻3D图形引擎和渲染方向,自我定义为一家云原生实时3D引擎研发商。”聂凯旋更为简明地介绍到。

对于瞄准这一领域最初的想法是什么?他也有着自己的理解与答案。

基于此前在云游戏领域积累,包括实现产品从0到1到10的经验,团队认为未来3D数字内容存在广阔的潜力。

一方面,云、高速网络、AI、GPU计算能力的快速发展,为3D实时数字内容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契机。更大规模的算力,更高效的图形处理硬件,能加速优质的内容实时生产。另一方面,在云游戏领域的储备,例如云端计算、轻/无客户端等,可以升级后应用到其它领域。

聂凯旋表示:“现在行业缺乏基于云端的3D内容实时生产平台,我们想要将云端和3D内容实时生产平台做一个结合,云原生3D引擎恰好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随着硬件的进步、网络基础设施的改善,以及渲染引擎架构升级,很多技术和成本性的因素也在逐步克服。

例如基于GPU的硬件光线处理技术、大规模云数据中心及边缘云带来的分布式计算和存储、新的图形API、渲染算法的突破等等,都为基于云-边-端渲染创造了机会。

此外,云游戏的渲染核心是在游戏本身,是一个典型的渲染重载部分在云端、展示呈现在终端侧的模式,而越来越多3D场景也在采用这种模式。

例如通过小程序/H5页面,不用下载app就可以欣赏接近原汁原味的景点3D模型,用户就可以获得身临其境的体验。

云3D渲染引擎也是结合这种模式的优点,和现在的业界同行走出差异化的路,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本质上希望在基础设施之上,做出一层通用的平台型服务,支持包括游戏在内的众多行业,例如建筑设计、汽车仿真、影视动画等等。

可以说,从云游戏到3D图形引擎和渲染,是基于以前经验向行业的一个横向扩展,存在天然的继承性。但同时也存在很大的挑战。

“通用性的东西会面临适用性的难题,所以我们希望基于3D引擎来构建协同创作云服务平台,以SAAS服务的形式交付。”聂凯旋坦言。

华为云8年老兵与他的狂人团队

目标或初心,既需要眼界也需要沉淀。

打造云原生实时3D引擎,可以说离不开聂凯旋和团队的多年积累。

据笔者了解,松应科技当前几位合伙人,原为华为云、腾讯、网易、海思、香港科大等资深专家或院士教授,具有多个垂直领域丰富的科学研究、技术开发、系统工程以及市场化经验。

换句话说,这是一支成功主导过多个ToB产品完整商业化的团队。而聂凯旋本人,也是一位在华为云工作了近8年“老兵”,曾担任华为云互动娱乐和云游戏总经理。

2014年,聂凯旋初入华为,恰逢公司逐步将云产品战略锁定在合营公有云服务的方向。2016年初,他作为华为第一批公有云架构师专家,加入欧洲区支持德国、西班牙业务,并被任命为西班牙合营云解决方案团队负责人。

两年时间里,聂凯旋带领团队实现了西/美/墨/阿/巴等7个国家的云产品及业务落地、客户发展,与国际顶尖的云服务商AWS/微软Azure/Google Cloud等直面竞争。

直到今天,他对那段有过激烈竞争带来的挫败感,有过胜利后团队的痛快欢呼,与一群好战友、好兄弟姐妹一起的奋斗时光,仍铭记于心。

“经过磨炼,自己也实现了从技术专家到具备管理和商业视野的综合型角色的蜕变。”聂凯旋坦诚说到。

2018年合营云稳定后,华为决心大力发展自营公有云,聂凯旋随后便回国负责华为云的互联网文娱方向工作。需要提出的是,当时国内互娱市场基本被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有云大厂占领,华为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后来通过市场调研与观察,华为云识别到游戏行业发展的瓶颈与痛点,于是着手构建云游戏的团队和孵化云游戏的业务。由此,华为云从0到1,从1到10,逐步构建起云游戏业务,并获得众多头部游戏公司/长短视频/直播平台/广告平台等客户的认可和支持。

 

在华为的近8年时间,聂凯旋也从最初的云业务员工,成长为华为云互动娱乐和云游戏总经理。在技术研发、产品、市场、战略与管理等各个方面得到丰富的锤炼,拓展了自己的视野,磨练了打硬仗的能力。

我们想做的、能做的和该作的

回到源头,追溯本质,技术最终还需落地场景。

换句话说,聂凯旋与松应科技想要打造的云原生实时3D引擎,能够提供哪些服务,又有哪些上升价值?尤其是在日新月异的游戏领域。

正所谓打蛇七寸——找要害。

目前游戏行业对于引擎的要求能力最高,不同的游戏存在很多的定制化。从游戏的建模、客户端逻辑开发,到服务器端的开发,以及游戏部署、游戏内容生成等等会涉及多个环节,每个环节会涉及大量的人力协同和人工制作。

针对此,松应科技的规划和开发,会先从3D引擎的结晶核开始,在云端支持游戏建模场景的实时渲染,逐步扩展到一整套3D协同平台。

同步支持的还包括,常用的建模文件格式和数据存储交换机制,方便游戏素材内容在云端的实时同步、呈现、编辑、分发、一次设计、多地多用户接入,提升通用的内容设计流程体验。同时支持快速的流式内容分发和查看,让所见即所得的效果为团队多成员可见可查,减少反复沟通的成本。

在游戏内容开发完成后,支持云端的发布托管平台,提供早期的玩家邀约体验。让用户快速尝鲜,帮助游戏早期积累用户并听取用户的快速反馈,快速迭代,实现一个正反馈机制。

此外,鉴于游戏工业化的趋势,松应科技也将着眼构建一个支持游戏工业化生产的内容平台和AI内容生成平台。例如构建自动的地形系统,水域、森林等,让游戏等众多的行业内容生产更简单。

有一说一,走这条路,松应科技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围绕行业需求,我们将底层的结晶核3D实时引擎打磨好,基于结晶核延展为提供服务各行业的协同平台。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先聚焦做好基础的事。”这是松应科技的态度。

值得提出的是,除了游戏,公司还倾向于在数字孪生、XR领域提供一体化图形解决方案。如果参照当前市场热门概念,松应似乎也在打着“元宇宙”的旗号。

对此,聂凯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他的理解中,元宇宙可从三个方面解析:

首先,元宇宙是在物理世界之上构建一个深度沉浸的虚拟世界。其次,元宇宙是信息的承载载体,相比传统的网络世界,它的交互、视觉信息是多维的。

视觉是人获取信息最主要的一个渠道,而3D数据比传统的2D数据能够展示更丰富的信息,能够带来更沉浸的感知。换言之,未来元宇宙的信息内容载体会以3D为主。

然后是,元宇宙中必然有丰富的视觉和多维感官体验,如何呈现和生成3D内容,让内容在人与人、人与虚拟世界之间进行交互,让虚拟世界生动起来。这需要一个内容生成平台,生成丰富的3D信息和内容,来装扮虚拟世界。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松应科技认为,未来的元宇宙的应用是构造一个3D的虚拟世界场景,有能力支持超大规模的能力,例如大规模的开放大世界游戏、百万人级的在线音乐会,同时也能很方便进行内容的构建和生成。

“我们定位是做基于云原生的3D实时协同平台,目的是在未来元宇宙的时代,能够支撑3D内容的生成以及逼真3D内容的实时渲染,服务于游戏、影视、数字孪生、工业制造等多个领域,做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桥梁。”聂凯旋坦言。

据了解,目前团队正在按版本节奏推进开发任务,并获得一些投资机构的青睐。2022年公司的目标是,围绕结晶核打造核心能力,并基于一些特定的商业场景,锻炼核心能力,协同周边生态。

当然,处在起步阶段的松应科技,精力多在打磨云原生的3D实时引擎,基于引擎构建协同平台的生态。

至于未来松应科技会在元宇宙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我们将密切关注。

本文系作者桂志伟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