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疯抢数字藏品平台,是真风口还是?

桂志伟

桂志伟

· 6月17日

看中开放交易后的大机会

一边是发售即秒光,抢到即赚到的市场热度;一边是严禁炒作,鼓励探索数字化价值的监管政策。数字藏品备受追捧的背后,是老概念挖新坑,还是新形态创造新价值?

6月17日,由新华网与上海文交所联合行业领导机构,发起的“国家级数字文创规范治理生态矩阵成立大会暨国家版权交易保护联盟链启动仪式”顺利举办。旨在推动和强化行业规范治理,引导数字文创、数字版权、数字艺术、虚拟世界与现实交互产业等相关领域合理有序发展。

在此之前,人民网官方微博发文《数字藏品=NFT?有关联更有本质区别》,从数字藏品与NFT的区别、行业红线、产业价值等角度,诠释数字藏品如何赋能数字文化发展。5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

很多分析师认为,这一系列报道与政策肯定了数字藏品的正面价值。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500家,发行的数字藏品涉及非遗文化、体育、影视、游戏、航天航空、知名艺术家等多个行业和领域。

聚焦游戏行业,包括腾讯、网易、三七互娱、中手游、完美世界、汤姆猫、快手等相继推出数字艺术产品或数字藏品平台。

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游戏公司希望通过数字藏品,为用户提供怎样的个性化服务?它又如何为数字化发展创造价值,赋能实体产业?

数字藏品≠NFT,游戏公司积极抢位

虽然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但国内对于NFT(Non-Fungible Token)和数字藏品的敏感度,俨然不同。

根据人民网《数字藏品=NFT?有关联更有本质区别》一文,二者之间的区别主要有三点:

第一,国外NFT基于公有链,核心特点是不受管理、控制;国内数字藏品基于联盟链,由政府主导底层技术基础设施搭建,国家对联盟链进行管理。第二,国外NFT没有版权审核流程,国内数字藏品需要获得出版发行许可,才能进行流通和售卖。

另外,国外NFT强调虚拟物品的金融属性,即代币化;而国内数字藏品,则是注重通过区块链可溯源、不可篡改、公开透明的技术手段,更好的塑造数字文化价值。

简单来说,二者核心区别在于:是注重金融化还是数字文化价值;是否有完善的监管机制,避免引发连锁风险。

目前市面上发行的数字藏品,涉及非遗文化、体育、影视、游戏、航天航空、知名艺术家等多个行业和领域。

据文创潮不完全统计,国内数字藏品平台已超过500家。更有媒体表示,每天都有新入局者,估计2022年内将会出现至少1500家数字藏品平台。

自进入6月份以来,有关游戏公司布局数字藏品的消息频出。

6月13日,中手游正式上线数字艺术品版权分发平台“有鱼艺术”。据中手游董事长兼CEO肖健透露,“有鱼艺术”上线首日注册用户数超58万。

时隔两天(6月15日),快手磁力引擎联合数字藏品平台薄盒mints,推出快手首个NFT数字藏品——“磁力引擎红人馆”。同日,三七互娱联合中传文创,推出首期国家文化公园主题数字藏品。

值得提出的是,自2021年6月阿里巴巴率先推出“鲸探”(最初名为“蚂蚁链粉丝粒”)以来,入局数字藏品的游戏公司前仆后继。

据竞核不完全统计,国内市场已有十余家上市游戏企业,推出了数字艺术品或数字藏品平台。从时间线上来看,包括阿里巴巴、腾讯、汤姆猫、网易、B站、创梦天地、三七互娱、中手游、中青宝、完美世界、快手等。

某种程度上,这也说明,只要方向对,不踩红线,数字藏品在国内还是有一定探索空间。

大家都在玩什么?

当前国内数字藏品切入维度主要包括:上游IP、中游交易平台、下游落地场景。

参与者也可大致分为:平台型和内容型。

例如,阿里鲸探、腾讯幻核、网易星球·数字藏品等,一是提供链底层技术,二是推出运营平台,三是自身也加入内容创作。而且,他们也是国内较早一批,将上中下三个维度都容纳到数字藏品生态的游戏公司。

与上述厂商不同,创梦天地、三七互娱、汤姆猫等,则更多是推出自有IP数字藏品,与外部数字藏品平台或底层技术服务商进行合作。其中就包括唯一艺术、千寻数藏、百度超级链等。

值得提出的是,进入2022年,一些游戏公司在数字藏品领域的布局,也逐渐从内容型转向平台型,例如中手游。

公司早期与唯一艺术合作发布“仙剑系列角色徽章数字藏品”,近期则直接上线数字艺术品版权分发平台“有鱼艺术”。从原本的IP内容,转变为集底层技术、运营、创作于一体的平台型数字藏品参与者。

此外,也有如汤姆猫、快手这类,现阶段主打“IP内容+平台流量”优势的公司。

2021年12月,金科汤姆猫与唯一艺术合作发行了“汤姆猫飞车主题系列限量版数字卡牌”。直至今年4月,汤姆猫全资子公司广州麒迹上线了数字资产经营平台“光链”。据悉,“光链”是基于“蚂蚁链”打造。

总的来说,目前国内上市游戏公司在布局数字藏品领域上,各家切入的维度大差不差,更多是在深度和广度上有所区别。

此外,在“玩法”上,有人激流勇进,有人选择保守观望。这主要体现在二次交易方面。

大型互联网公司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几乎不开放用户间的数字产品转移。鲸探、网易星球等部分平台虽然支持平台内转赠,但设有交易时间限制条件。

当然,也有一些创业平台支持二次交易、转赠,例如唯一艺术、IBox等。对此多位行业人士表示,按照目前国内环境来看,这存在一定的风险。

简单来说,即国内监管政策将直接影响到数字藏品市场未来发展。

二级交易市场监管把命脉

自2021年NFT传入国内以来,整个行业呈爆发式发展,这使其合规化成为必然。

一直以来,我国对虚拟货币采取的都是强监管政策。

考虑到NFT和加密货币在技术逻辑上相似,很容易混淆,国内基本都定义为“数字藏品”,侧重收藏功能、艺术价值。在交易和流通方面限制较多。

当前相关热门议题为:在防止数字藏品金融化,强调数字藏品艺术价值的同时,如何兼顾和平衡二级市场?

换句话说,如果只有收藏价值,没有投资空间,可能就会造成“盘子小,玩家少”。如何盘活数字藏品市场,是个问题。

对于NFT或数字藏品,目前国内的法律法规层面并不完善,甚至属于空白状态。而官方文件则主要以倡议和风险提示为主。

现阶段,国内数字藏品更多体现的是商品确权价值,大多需要在政府以及文化产权交易所(文交所)牵头建立的交易平台准入制度下落地。但整体趋势逐渐看好。

据新华社5月22日消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其中提到了几个关键信息,包括鼓励依托国家专网搭建数据平台,加快文化数据的加工、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等。

但这并不代表数字藏品二级市场将放开,不过也不意味着数字藏品二次交易完全不可。

唯一艺术董事长佟世天曾表示,打造合规的数字藏品平台需要拿下艺术品销售备案、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信息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拍卖经营许可证等7个相关相关的许可证资质。

此外,6月15日,中手游董事长兼CEO肖健在投资者交流会上也表示,“有鱼艺术”支持数字艺术品版权发行和用户之间自由转让,每次转让均需按约定向创作者支付版税。

据他透露,购买用户在“有鱼艺术”平台进行数字藏品交易的过程中,平台将向用户收取3.25%的确权费,这其中就包含了需要支付给相关机构的费用。

但坦白说,无论是唯一艺术、中手游“有鱼艺术”,还是其它提供交易、转赠的正规数字藏品平台,目前的主旋律不外乎品牌赋能、收藏与文化价值,以及数字化与实体经济相互补充等。

从短期来看,数字藏品二级市场限制力度难减;长期角度,数字藏品版权和交易机制,既需要持续监管,更亟需制定符合国内数字藏品市场发展的法律法规。

数字藏品这股风,究竟会吹向何处?我们再等等看。

本文系作者桂志伟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