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推出专属AR芯片,还跟宝可梦研发商搞事情

朱涛伟

朱涛伟

· 11月19日

期待出现更多好玩的AR游戏

1

创新交互,往往是变革的起点。

在空间交互中,AR眼镜是变革舞台中央的主角。如今,这一趋势有望得到进一步强化。11月17日,在2022年高通骁龙峰会上,高通技术公司(以下简称高通)推出第一代骁龙AR2平台,它是专为头戴式AR设备打造的平台。 

目前有超过十家OEM厂商开始针对新芯片平台,开发新一代AR眼镜。这是自2018年高通大举进军XR领域以来,首次单独摘出AR终端,为其提供专属芯片平台。 

究竟第一代骁龙AR2平台在产品设计及性能方面有何亮点?在应用侧,高通又准备如何推动AR内容生态繁荣?此外,高通会否调整资源,针对VR及AR进行不同程度的倾斜了?

专属AR芯片,到底有多能打?

展开聊第一代骁龙AR2平台性能前,我们首先得搞清楚为什么此时此刻高通会推出专属的AR芯片。答案有两方面,首先是AR眼镜出货量日益攀升,其次是用户量规模扩大。

据独立分析机构Wellsenn XR预计,2022年全球AR出货量为37万台,同比增长32%。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AR眼镜市场大多以B端市场,应用在安防、购物、教育等场景。分区域市场来看,海外市场占主导,国内市场扮演辅助角色。 

事情正在悄悄起变化,今年整个AR市场增长主要来自消费端市场,且以国产品牌为主。其中,尤以扩屏AR眼镜维护,比如Rokid Air、Nreal Air、雷鸟Air等。

高通技术公司产品市场高级总监Deb Marich分享道,去年AR用户数量增加了一倍多。随着VR和AR终端需求分化,借助专用解决方案应对两种不同需求非常重要。
1

常规来讲,VR和MR终端需要更高分辨率的显示屏以及更多的摄像头和传感器。相较而言,AR眼镜需要更薄更轻,这样方能融合至日常生活中。

这也解释了高通为什么会推出第一代骁龙AR2平台,它是首个头戴式AR终端打造的专用平台。

高通XR业务总经理司宏国透露,骁龙AR2是骁龙XR产品组合的扩展之作,旨在满足AR眼镜特定需求的平台产品中的首款产品。

具体到产品设计上,骁龙AR2创新地采用了分布式处理架构,涵盖AR处理器、AR协处理器和连接平台。它们均衡分布在两条眼镜腿及眼镜中间,这样设置有助于实现减重的目标。

以AR主处理器为例,其支持多达九路并行摄像头进行用户和环境理解。它增强的感知能力有能够改善用户运动追踪和定位的专用硬件加速引擎以及用于降低手势追踪或六自由度(6DoF)等高精度输入交互时延的AI加速器。此外,它还支持更流畅视觉体验的重投影引擎。

具体到尺寸方面,骁龙AR2平台主处理器在AR眼镜中的PCB面积缩小40%。

再比如位于眼镜中间的连接平台,它采用高通FastConnect™ 7800连接系统,开启极速商用Wi-Fi 7连接,使AR眼镜和智能手机或主机终端之间的时延低于2毫秒。集成FastConnect XR软件套件2.0,能够更好地控制XR数据。

整体来看,平台整体AI性能提升了2.5倍,功耗降低50%,能够支持AR眼镜实现低于1W的功耗。对于开发者而言,这意味着能够打造更加丰富的玩法跟高品质的画面。至于消费者,这意味着低时延、低抖动,长时间佩戴也能享有舒适的体验。

生产力、消费全都有

想要承载体验这个词,终端跟应用须得默契配合。

在发布会上,高通邀请了微软、Adobe、Niantic三家厂商现身说法。微软公司设备与技术工程副总裁Ruben Caballero表示,AR设备必须是一款轻薄的终端,需要能够连接云端进行计算;其次是体验,AR设备进入人们日常生活,需要出色的体验;再次是,微软需要帮助开发人员,开发出满足用户期待的产品。

他透露,微软将基于第一代骁龙AR2平台开发轻薄的设备,同时助力打造繁荣的AR内容生态。

至于Adobe公司,它跟高通合作由来已久。今年,Adobe与高通成功实现了一系列能够在Android 上运行Aero Player BETA的移动终端。

目前Adobe正在尝试在Adobe 3D和沉浸式工具中,将Adobe的沉浸式创作和查看功能扩展到头显。未来,基于第一代骁龙AR2平台,AR眼镜上有望迎来更多生产力工具。
1

大家或许会说,上述这些应用跟日常生活离得较远。别急,本次高通跟《宝可梦Go》研发商Niantic达成了正式合作,这意味着未来玩家有可能戴着眼镜跟皮卡丘、妙蛙虫子来一场浪漫的邂逅。

目前Niantic拥有《Pikmin Bloom》《Peridot》等多款已上线的游戏,同时在研《NBA: All-World》和《漫威:英雄世界》等产品。为激活创作者生态,Niantic还成立了开放平台Lightship,开发者使用该平台可打造大规模户外AR体验,可以将建筑物、物体、公园和公共场所纳入增强现实。其核心组建是Lightship视觉定位系统(VPS),它让开发者可厘米级定位位置,通过AR在物理世界上叠加游戏内容。

在发布会现场,Niantic AR头显总经理和业务负责人Maryam Sabour宣布继移动端支持Lightship后,正在将Lightship视觉定位系统(VPS)拓展至头戴式眼镜。明年,它将与Snapdragon Spaces XR开发者平台实现兼容。

如上图所示,这是Niantic最新设计的AR眼镜模型,它采用了全新第一代骁龙AR2。可以发现,AR眼镜非常小巧,能大幅提升用户佩戴舒适度。

从高通展示的合作伙伴来看,并没有影视内容合作伙伴为其站台。而影视内容正是推动国内AR眼镜向前发展的动力。

司宏国告诉竞核,AR眼镜用来观影是功能很小的一部分。随着第一代骁龙AR2平台亮相,相信中国开发者内容生态会创造出更多好玩的内容应用。

是不是会减少VR投入了?

从高通整个XR产品线来看,过去AR跟VR/MR总是一起出现。早在2018年,高通便在增强现实世界博览会上正式推出首款专为AR和VR设备制造的芯片XR1。

经过两年时间沉淀,高通XR芯片升级至XR2。它是首个通过支持低时延摄像头透视(camera pass-through)实现真正MR体验的XR平台。

深入产品理念会发现,上述两款产品通用性较强,专属性较弱。正如前文所述,高通发现AR用户正在快速增长,以及VR/AR需求分化,所以才推出了专属的第一代骁龙AR2平台。

那这是否意味着高通VR投入会减少了?要知道,2022年H2之后,国内外互联网公司VR业务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比如Meta在一个星期多之前正式宣布,辞退共计 11000 多名员工将被辞退,占全体员工13%。成员来自各个社交应用(以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为主)部门及 Reality Lab 软硬件部门。

回到国内市场,腾讯原本想要在VR终端硬件领域大展拳脚,可惜收购硬件流产。组建半年多的XR业务线,其负责人也于11月初正式离职。可以预见,腾讯投入XR业务线力度会大幅缩减。

当被问及,头部互联网公司业务动荡会否影响高通投入VR领域时?司宏国告诉竞核,对高通来讲XR业务是重中之重。我们并不会担心市场上短期的起落,公司会加大投资力度。 

他强调,公司会更重XR市场中长期发展态势,相信VR产品普及度及使用频率都有会提升。

客观来看,高通确实有这个底气说这番话。今年九月份,高通跟Meta宣布达成多年战略协议,将在由骁龙XR平台和技术支持的Meta Quest平台赋能的空间计算新时代展开合作。

笔者认为,像Meta这类大客户起到了托底效果,有助于高通XR芯片出货量维持在较高的水位。
1

“大家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在投入VR领域的程度。”高通XR业务负责人郭鹏告诉竞核,“现阶段我们推出骁龙AR2平台,是按照公司已有节奏来走。”

言下之意是,不久的将来XR2平台也会迎来全方位升级。当VR跟AR应用场景逐渐分化,终端产品出货量日益上涨,芯片平台确实也需要适时而变。

我们期待着,在应用侧能出现更多点亮人们生活的应用,让乐趣打破围墙花园。

本文系作者朱涛伟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