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O裁员,自研游戏一方工作室也未能幸免

陈佩佩

陈佩佩

· 2023.11.08

得适时调整节奏

字节XR业务主体PICO大裁员,还是来了。

今天(11月7日)上午十点,PICO CEO 周宏伟发布内部信称,对市场销售、Studios(游戏业务)、视频以及平台业务会进行人员缩减。竞核获悉,本次裁员比例非常高(超过60%以上),内部活水岗位非常少。

鉴于PICO团队已经扩展至2000人团队,且在今年二月初进行过一轮20-30%比例裁员,本次裁员规模相当之高。

在XR行业退潮的大背景下,PICO此番断臂求生,是全行业降本增效的缩影,亦是应对XR行业发展阶段的一次战略性调整。正如周宏伟所说,公司对XR业务有耐心看长期,希望能更好地聚焦在硬件与核心技术的长期探索与突破上,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

自研游戏也没了,前101高管也裁了

作为游戏行业观察者,笔者更关注PICO旗下自研游戏业务进展,毕竟游戏一度被视为XR硬件的杀手级应用。

大家或许还记得,《Beat Saber》在Oculus Quest 拿下620万销量的故事,可以说上演了一出硬件平台跟游戏相融共生的好戏。在XR行业中,其它选手如索尼PSVR、HTC VIVE也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像是索尼PSVR2护航游戏大作就包括《地平线:山之呼唤》《侏罗纪世界》《黑相集:之字路》等人气游戏作品。

当然,一众XR选手中,PICO也是十分看重游戏内容。正如竞核早前在《对话PICO总裁:千人团队集结,一方工作室不是重点,坚持长期主义》提及,PICO会大举投入游戏、节目类、剧本类以及虚拟类内容。形式主要有三种,它们分别是一方自研、二方定制、三方引入。

在PICO 4发布当天,官方顺势披露了上百款娱乐内容,包括自研游戏《白夜传承》,引入格斗游戏《剑与魔法》,以及独占舞蹈游戏《 Just Dance VR 》等。

当时,周宏伟还告诉竞核,现阶段一方游戏内容不是重点,而是根据用户需求、产品特性,打造用户最想要的内容。鉴于游戏研发周期及产品上线时间,他的话不无道理。

早前竞核在《独家丨PICO成立第一方自研游戏工作室,部分来源朝夕光年上海工作室》中说过,PICO自研游戏团队核心团队来自朝夕光年上海工作室,团队规模在40人左右。

那是在去年9月份,朝夕光年上海工作室面临整体优化,重点自研航海王IP项目被砍。国风手游《花亦山心之月》项目组也并到发行线继续,在上海远程汇报给深圳国内发行线负责人纪承。

当时内部给出的活水岗位中,就有不少来自于PICO。于是,上述研发团队便并入到PICO体系中,转向自研VR游戏。当时前上海一零一工作室高管李晟罡,也一并并入至PICO自研游戏,负责商务和开发者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在字节早期多笔游戏投资收购Case中,李晟罡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大多是代表字节进入被投公司董事会,如《仙境传说:RO新世代》研发商盖姆艾尔、《战锤40K:雷霆远征》研发商雷霆瀚海、《救赎之地》研发商悠米互娱等。

根据脉脉爆料人士称,李晟罡早期就职于麦肯锡,工作风格带有明显的咨询风格。在本次PICO大裁员中,李晟罡大概率也会离开PICO。

大厂也在撤退

不少XR从业者认为,PICO是中国本土XR行业最后的希望。此番调整,不可避免会打击从业者的士气。在竞核看来,从今年以来XR企业调整者众多,倒也不必过分悲观。

今年年初,Meta跟腾讯已经调整过一轮,后者甚至于已经放弃自研VR头显转向代理。至于前者,Meta CEO 扎克伯格在今年3月中旬表示,未来几个月将裁员几万人,目标是中层管理人员,并取消5000个尚未填补的空缺职位。

具体到业务部门,Meta元宇宙部门Reality Labs是裁员重灾区。作为XR业务主体,Reality Labs在2022年累计亏损了137.17亿美元,到了2023年H1合计亏损高达76.92亿美元。这就难怪,扎克伯格会对该部门进行人员精简。

无独有偶,同期微软也宣布裁撤了约一万名员工,约占员工总数5%。其中,HoloLens、AltSpaceVR、以及MRTK等团队悉数在列,这些均是微软的XR业务部门。

有人在撤退,也有人在坚持。Meta作为XR行业一面旗帜,在精简人员的同时,仍旧在持续投入XR业务。今年9月份,Meta发布最新头显Quest 3,作为Meta新一代旗舰VR头显,它的特色在于优秀的MR表现力及护航VR游戏。


《刺客信条 Nexus》

《刺客信条 Nexus》

发布会上,Meta演示了MR 游戏《乐高 Lego Bricktales 》、VR游戏《刺客信条 Nexus》等游戏。像前者,过去只能在二维屏幕中玩,而使用Quest 3 MR功能,玩家体验场景可以是在卧室或者客厅等三维场景中。换言之,一方面,玩家可以摆脱物理环境束缚,另一方面也可以体验更高维的游戏体验。

至于《刺客信条Nexus VR》,得益于串流技术的进步,玩家可使用Quest 3 沉浸式体验刺客的动作和冒险,他们可在游戏中跑酷,也可以在游戏中攀爬,去探索丰富的游戏世界。需要指出的是,到今年12月份玩家使用Quest 3可以体验到上百种游戏大作。

从结果来看,Quest 3发售后也未能达到市场预期。天风证券分析师郭明錤甚至表示,Meta 公司已经下调了 2023年Q4 Quest 3 头显出货量预期,下调了 5-10%;而且2024年Q1出货量将出现 70-80% 环比下降。

不难看出,XR行业现在确然处于逆风状态。但,Meta也确实在持续投入XR业务。

苹果已经入场

勇者并不孤行。

今年6月份,苹果作为XR业务新玩家正式加入战局,某种程度上一度点燃了XR从业者的希望。奈何Apple Vision Pro产品市场定位及售价,跟消费级市场还是存在一定的隔阂。

正如竞核在《售价近2.5万,苹果称将联手Unity打造MR原生游戏》一文中所言, Vision Pro展示的人机交互模式及MR场景令人感到惊艳。

在产品交互上,Vision Pro主要通过手势、眼睛跟踪以及语音来实现操控。比如,用户注视搜索栏,然后用语音打字,通过捏指手势放大缩小App界面等。整个人机交互模式,更加顺畅。

用户戴上头显可以观看巨幕电影大片,还可以拿起手柄打篮球。具体到游戏内容上,苹果正在为Vision Pro这一MR平台构建游戏内容生态。据官方介绍,Vision Pro游戏内容或分为两种类型:平台兼容游戏;MR原生游戏。

玩家可用手柄在Vision Pro超大屏幕上体验《NBA 2K23》等游戏。Vision Pro正式发售后,玩家还可体验到超100款Apple Arcade游戏。据悉,苹果一直在跟Unity密切沟通合作,致力于打造MR原生游戏。

鉴于Unity全新的PolySpatial技术与visionOS之间已深度集成。这意味着开发者使用Unity能够为Vision Pro开发高适配性的原生visionOS游戏。

在中国市场,竞核了解到不少开发者受邀参加了在上海的苹果Vision Pro开发者实验室活动。开发者们能够跟苹果专家面对面沟通,测试细化并优化开发者的游戏。

得承认,上述游戏内容还处于打磨中,眼下也不能判断游戏上线后能够爆火。可是,只有厂商们持续地投入,玩家们才更有可能体验到不一样的XR游戏体验。这个道理,过去适用,现在仍旧适用。

“国内很多XR开发者就像星星之火一样,他们希望国内XR平台可以东山再起拿出有效的扶持,去完善整个生态,希望这一天能早日到来。”一位资深XR从业者如是说道。

是的,巨头们仍在持续投入,希望这一天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本文系作者陈佩佩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竞核”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