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XR业务部分暂停,新负责人空降救火

朱涛伟

朱涛伟

· 1月13日

创新业务长期投入的标准是什么?划入边缘业务的标准又是什么?

这是一件早在预料之内,但多少会令外部观察者觉得惋惜的事情。

没错,腾讯XR业务陷入“公司层面”的停摆状态了。1月12日,据脉脉用户爆料:“昨天还在Push东西,今天突然说不用做了。腾讯XR业务线全线暂停业务运营,等待具体调整通知。”

随着消息不断发酵,有腾讯XR业务内部知情人士称:“项目调整的原因主要是原先计划通过直接收购来自建 XR 硬件生态的路径将有所改变。”

竞核就此事询问了XR不同业务线负责人,可以明确的是内容业务受到了波及,现处于暂停状态。

一边是暂停状态,另一边则是小步快跑。笔者了解到,PICO近期上线的《妖怪捉迷藏》移植自Nintendo Switch,是一款非对称多人游戏。该作由PICO一方工作室(北京/上海)联合日方团队通力合作完成。

如此对照下来,腾讯XR业务推进进度属实严重低于外界预期。结合前不久马化腾内部讲话,强调公司要降本增效。大概率,腾讯XR业务将会进一步精简人员。至于会否打散,整合至IEG各大工作室群,重点是天美工作室群、光子工作室群,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还需要考虑的是, 腾讯XR业务负责人\IEG Global CTO\ NExT Studios总经理沈黎离职后产生的涟漪效应,点击《腾讯游戏XR业务负责人离职,系个人原因》获取详细报道,即NExT Studios、全球游戏业务如何跟XR业务产生协同。

笔者获悉,总办层面已委任某腾讯IEG Global业务负责人分管XR业务,暂未发放正式任命邮件。后续进展,竞核会持续密切关注。

收购硬件搁浅是外因

我们试图整理下腾讯XR业务交错复杂的线头。公司层面XR业务停摆,发生在1月12日。这一天恰好也是媒体报道黑鲨科技大裁员的日子。从这个角度来看,刚好跟对应腾讯内部人士的说法,即由于收购黑鲨科技搁浅,导致项目调整。

倘若我们把视线拉长来看,从2022年2月份推出XR业务到2023年1月份陷入停摆,这期间内外部一系列事件,都指向腾讯布局XR业务处于防守位置,略显被动。

早在11月份,笔者跟一位NExT Studios美术交流时,他回忆道:“去年年初,黎叔(沈黎)开员工大会时号召大家积极转岗XR业务时,表示公司会从硬件、软件加大投入。很多人就觉得不太靠谱。”

他说,鹅厂做XR业务的决心似乎取决于字节跳动,后者加大投入鹅厂就得跟。活水去XR业务线,项目前景太不明朗了。思来想去,最终他跳到了腾讯二方工作室,开发3A级端游。

再往前追溯至去年七月份,笔者从VR开发者社群获悉,腾讯洽谈引进产品倾向于用资源,而非真金白银。反观字节跳动,更倾向于拿钱。

一位VR游戏资深从业者告诉竞核,跟字节合作很爽快,原本北上广深杭要一个城市接一个城市,合作举办开发者沙龙。档期、场地、开发者都联系好了,可由于疫情未能顺利推进。

他补充说道,跟腾讯沟通就很费劲,非常抠合作细节,能用资源置换绝不用钱。

如是所闻,开拓XR业务这一战,一线员工及合作方都认为腾讯偏保守,字节跳动更积极主动。

核心原因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这跟XR产业链成熟度、主营业务密切相关。

先来说XR产业链成熟度,对照手机、主机出货量来看,XR终端还有巨大的增长空间。暂且不对照手机,毕竟它是单季度销量逼近五千万台的时髦消费电子产品。

如果我们拿主机来比较,在产品生命周期内,历史上有全球销量破亿的游戏主机共有七款。它们分别是,PS2、DS、Game Boy、PS4、PS1、Wii及任天堂Switch。

再来看看,XR终端出货量。XR分析机构Wellsenn XR预测,2022年全球VR出货量达到1375万台,增长34%,较年初预期1600万下调16%。预计2022年全球AR出货量为36万台。从市场分布来看,AR市场重点在B端,正在逐步探索消费级C端市场。

简言之,XR终端仍处于起步期。即便单款终端销量破千万,消费者及开发者的热情还没有被点燃。我们可以把原因归结为体验、内容或者其它,但市场对参与者就是如此残酷。

拉长时间来看,市场会变得乐观吗?对此笔者保持乐观,也希望产业链能够日益完善。

再来说说主营业务,字节跳动收入主要靠广告,腾讯收入主要靠游戏。笔者在《对话PICO总裁:千人团队集结,一方工作室不是重点,坚持长期主义》一文中有报道,字节跳动管理层认为公司布局VR主要系主营业务是内容。面向新终端,自然会想到未来会不会有三维内容以及相应的分发机会。

至于腾讯,管理层认为在硬件侧尤其是VR交互设备,显示屏、光学方案以及手动、眼部等交互方式,均处于突破“前夜”。因此,公司成立软硬一体XR业务线,希望抓住未来4-5年机会,在软件、内容、系统、工具SDK、硬件等环节积极尝试,打造行业标杆的VR产品与体验。

对照字节跳动、腾讯管理层对XR业务的判断。不难看出,字节跳动更务实,更强调如何与主营业务协同;腾讯更务虚,更强调要把握未来行业的拐点。

这直接导致实际推进XR业务发展进程中,字节更积极主动,腾讯更保守。毕竟,引进多少游戏,开多少场演唱会等更容易量化;抓住行业变革机会,短期内没法儿聚焦。

当然,我们也无法否认经济下行对厂商策略造成了巨大影响。"什么创新业务,什么又是边缘业务,在不同经济周期,公司发展周期上。这是可以灵活解释的。"一位资深XR业务从业告诉竞核。

或许在2023年初,腾讯XR业务已被划入了边缘业务行列。

现如今脆弱性十足、不确信极强、信心严重缺失,我们很难去判定企业增减业务投入的合理性。站在外部观察者视角来看,XR业务属于短期难有起色,未来前景无限美好。只希望,熬到拐点的那一刻,会有中国厂商的身影。

本文系作者朱涛伟授权竞核发表,并经竞核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竞核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